亚博网站首页

评论交流

那些过年的童趣

出处:宣传部  文字:梁伟  编辑:管理员  时间:2021-02-20
字体:放大 缩小

临近过年,空气中的年味儿愈来愈浓,儿时过年的一幕幕场景又频频浮现在眼前,而那些过年的童趣至今让我回味无穷。

那时,大年初一的早上天还没亮,我和小伙伴们便会不约而同地早早起来,穿上崭新衣服,乐颠颠地跟在大人后面,挨家挨户拜年。煞有介事地随着大人们磕完头,就期盼着被拜年人家赶紧往院子里洒糖果。随着五颜六色的糖果飘落,整个院落也便成了我们欢乐的海洋。也顾不得形象,我们会争相抢拿洒在地上的五颜六色的糖果,你一粒我一粒,生怕别人抢了先。大人们则会笑呵呵地立在一旁,看我们你争我夺的傻样,此刻的笑容也许最能代表大人们一年来幸福的心情。时间不久,我们又会跟着大人转入下一家,继续类似的“争抢”。

差不多快拜完年了,我们这个小群体则会选择一个地方,纷纷掏出自家腰包里的糖果,比比谁的数量多,谁的糖果颜色多,然后拿一颗嚼在嘴里,感觉年味都是甜甜的。

初二那天,家乡有集中上坟祭祖的习俗。以每个姓氏家族为单位,约好时间地点,初二一早就一路鞭炮齐鸣,奔向集中祭祖的地方,那时人流攒动,场面颇为壮观。而我和小伙伴们的心思却并不在此,我们的重点是为了捡拾未点燃的漏网的鞭炮。于是,通常人流会形成两个断层,前面是大人们拿竹竿举着鞭炮一路前行,后面则是我们这些小鬼头东张西望,左看右看,生怕错过地上每一个未被点燃的鞭炮。待到大人们集中祭祖完,乡村的河流边、成片成片的树林中又成了我们找寻鞭炮的“战场”。常常我们会为捡到一个大个的未燃鞭炮欢呼雀跃,也会为谁又捡到一个鞭炮而羡慕不已。

接下来,我们这些男孩子又会聚集一处,纷纷展示自己的战果。你点一个我点两个,你点两个我点三个……互不相让,直到最后,所有的鞭炮放完,我们才会心满意足地一路小跑着回家吃饺子。

等到拜年、走亲访友等过年习俗差不多结束了,我们又会把目光转向枣树林,寻找尚留枝头的枣儿的欢乐。事先我们会准备好一个小布袋,一个小竹竿,等这些设备齐全后,我们便浩浩荡荡扑向枣树林。一开始还能整齐划一的我们,等到了枣树林便一哄而散,你追我赶地打枣儿。有时,为了比比谁的爬树技巧高,我们还会或分组或个人进行约战,比赛获胜的奖品自然是对方的枣儿。别看只是去打残枣,有时一个上午下来也是收获颇丰的。而对我们来说最高兴的莫过于回到家得到大人们的肯定和赞赏,再就是看着大人们用我们打回来的枣儿蒸花糕(家乡过年的一种食品),心里真是美滋滋的,感觉也算是为家里出了一份力,过年的滋味更足了。

如今时过境迁,不知不觉已到中年。儿时那些过年的童趣早已一去不复返,可现在每到过年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一幕幕画面。仔细想想,那时的物质生活虽不很富裕,可有这些童趣相伴,感觉每一个年都过得很充实。

(作者系浙江音乐学院继续教育学院教师)

四版之二  宋·《婴戏图》局部.webp.jpg


关闭】 【打印
上一篇: 真情谱芳华 匠心育桃李——记第四届“我最喜爱的老师”齐帅下一篇:

Baidu
sogou